我是不会抓水母的章鱼哥。8月的时候我发起了一个“重返即刻镇”活动,当时即刻“技术维护”已有一段时间,我们都不知它会往何处去。所幸没过几天,Jellow出现了,即刻镇的一部分回来了。 短暂的告别让我重新开始思考“即刻镇”三个字的含义。即刻镇不...

Hey , Google

相遇、巧合与选择

Google是一只三花小母猫,六个月大,1.92千克。2019年12月2日晚,我在无锡的一个地铁站口捡到了她。当时天很冷,我和朋友在去电影院的路上,因少穿了衣服而瑟瑟发抖。等红灯时,有喵喵的叫声从路边传来,我们一看,是只较小的三色花猫。她看...

#重返即刻镇

一个社区APP,一次纪念活动,一些朋友,一首歌,一篇回忆

2019年7月,即刻遭遇“技术升级”;8月,以Jellow之名,重新回归。在此期间,我用自己的公众号发布了一系列文章,寻觅失散的即友,组了一个重返即刻镇活动。历次文章链接如下。 第一篇 #重返即刻镇 第二篇 首日总结·我们来拍天空吧 第三篇...

Powered by Typlog. Theme coffee designed by Fan, converted by lepture.